首页 > 正文

“30亿量化私募跑路”幕后主角被抓 编织私募网捞金 磐京资金盘隐现

2024年01月31日 10:15
作者:慕青 兆礽 蔡真
来源: 第一财经
编辑:东方财富网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30亿量化私募跑路”幕后主角被抓 编织私募网捞金 磐京资金盘隐现】多个独立信源向记者表示,“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事件的幕后主角毛崴已经被抓。“是被上海警方带走的。”一位知情人士称。眼下,巨额投资难以收回,“肇事”的私募基金也难觅踪迹,是众多“踩雷”投资人正面临的处境。自2023年11月证监会发布“对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私募机构立案调查”的通报以来,投资人一直在密切关注事件进展。近期“踩雷”的上市公司陆续开始公告资金收回情况,从结果来看资金追索并不乐观。

  多个独立信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事件的幕后主角毛崴已经被抓。“是被上海警方带走的。”一位知情人士称。

  眼下,巨额投资难以收回,“肇事”的私募基金也难觅踪迹,是众多“踩雷”投资人正面临的处境。

  自2023年11月证监会发布“对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私募机构立案调查”的通报以来,投资人一直在密切关注事件进展。近期“踩雷”的上市公司陆续开始公告资金收回情况,从结果来看资金追索并不乐观。

  据英洛华(000795.SZ)披露,其子公司通过国通信托购买了1.2亿元理财产品,截至1月19日英洛华收回的资金只有436万元。面临相同困境的,还有郑煤机(601717.SH,00564.HK)、横店东磁(002056.SZ)等多家企业。。

  英洛华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正是杭州瑜瑶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瑜瑶”)。2023年11月,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汇盛”)两家私募,接连发生违约,引发震动私募全行业的“杭州30亿量化私募跑路”事件。

  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上述两家私募机构的实际操盘人,均是磐京股权基金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磐京投资”)实际控制人毛崴。

  毛崴是谁?磐京投资是如何让众多大型机构、上市公司集体“踩雷”的?伴随第一财经记者调查的深入,毛崴的隐秘持股网络以及背后复杂的资金运作模式也逐渐浮出水面。

  上市公司追回资金有限

  英洛华1月19日公告称,全资子公司联宜电机有限公司购买的国通信托天瑜四号单一资金信托,已累计收回436.9万元。由于产品已经到期,剩余资金收回具有不确定性,存在本息不能全部兑付的风险。

  根据英洛华此前披露,2023年1月,联宜电机以1.2亿元自有资金,认购了天瑜四号信托,资金投向杭州瑜瑶的瑜瑶私享5号基金,投资期限12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5.35%。今年1月17日,产品已经正式到期。

  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因幕后操盘人毛崴被抓,引发了杭州瑜瑶、深圳汇盛连环违约。事件发酵数天后,英洛华、郑煤机横店东磁先后披露,投向两家私募的产品无法兑付。目前,英洛华已经收回的资金,与当时相比并未增加。

  郑煤机11月19日曾发布公告称,所认购的三只信托理财产品“外贸信托-华软新动力精选单一资金信托”1号至3号存在无法按期兑付、无法全额兑付的风险。上述三只产品认购金额合计3亿元,目前仅收回不到3000万元。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此后未披露更多进展。

  “事情发生后,我们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到公安机关报案、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郑煤机证券事务部门人士说,此次事件投资人中,该公司收回资金最多。

  英洛华证券事务部门工作人员称“相关情况以公告为准,后续进展请关注公告”。横店东磁证券事务部门人士则称,公司在持续推进处理此事,但具体情况不方便多说,如果需要披露,后续将会及时公告。

  何以踪迹全无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拨打毛崴及磐京投资多名人员电话,均未能取得联系,毛崴曾用过的手机也已关机。

  一位曾在毛崴公司任职的员工告诉记者,据他了解,这些人“都已经被抓走了”。他已经离职多年,事情发生后,有投资人找上门,他选择主动报警,配合警方做了一些调查。

  另据一位接近公安系统的知情人士透露,毛崴已被上海警方带走。

  如今,磐京投资已经难觅踪迹。甚至连办公地也难以找到。“跑路”事件发生后,有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毛崴、磐京投资的“大本营”和主要活动区域,确实是在杭州。

  根据中基协信息,磐京投资注册地在上海市嘉定区金沙江西路1555弄390号3层323室,办公地为杭州市上城区大资福庙前128号。

  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前往探访,发现该地址坐落着一座白墙黑瓦的小院,正门侧面的墙上,写着“南星红色风情街”几个红色大字。记者敲门后等待许久,也未见院内有人回应。

  知情人士张华(化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透露,毛崴及磐京投资长期以高额收益吸收资金运作“资金盘”。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的“产品”,都存在优先劣后的结构设计、大比例加杠杆的情况,毛崴及磐京投资运作资金盘的“前台”,就是众多私募机构。

  “资金盘”隐现

  “毛崴一直都在玩资金盘,主体是磐京投资。”据王伟介绍,磐京投资本身只是个“壳”。

  “用你的本金支付收益,哪怕按50%付息,也还有50%的本金在他们手上。”张华告诉记者,与其相熟的人士曾身涉其中,他自己也曾到杭州协助其处理后续。

  另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跑路”事件爆发前一个月左右,相关私募机构还在对外放出募资信息。当时,市场上已经开始流传磐京投资从事“资金盘”生意。

  资本市场所称“资金盘”,一般是指以股票投资的名义,通过宣传虚假业绩、劣后托底、高额收益等方式,借助私募基金的形式对外吸收资金,但资金的实际流向、用途并不透明。

  证监会2023年11月24日曾发布“对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私募机构立案调查”的通报就曾指出,“初步判断,相关人员控制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多家机构,多层嵌套投资,存在虚假宣传、报送虚假信息、违规信披等情形,还可能涉嫌违法犯罪行为”。

  磐京投资运作“资金盘”的公开痕迹甚少。但杭州瑜瑶、深圳汇盛利用信托通道,搭建优先劣后结构,放大资金杠杆,已得到多方证实。

  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6月,杭州瑜瑶名下的战鼓五号私募基金,因在2021年7月至2022年3月期间,存在总资产占净资产的比例超过200%的情形,公司及时任法定代表人何国清、基金经理杨泽斌,均被浙江证监局出具监管函。

  相同的手法,也用在了郑煤机、横店东磁、英洛华等公司身上。

  根据披露,郑煤机认购外贸信托发行的三只产品,由华软新动力担任投顾,并按照华软新动力的建议,将资金投向了深圳汇盛的对冲4号私募基金。

  横店东磁、英洛华披露的情况更为具体。横店东磁认购国通信托发行的盈瑜1号的3亿元资金,被用于投资杭州瑜瑶的瑜瑶私享5号私募基金。杭州瑜瑶的实控人,在信托计划成立时,预先打入7500万元劣后资金,为产品提供信用增级。

  英洛华也在公告中称,天瑜4号成立时,杭州瑜瑶的实控人,预先打入3000万元劣后资金,为产品进行信用增级。

  提供劣后资金、保证金,进行信用增级或担保,是早前股市配资、加杠杆的常见做法。作为安全屏障,发生风险时,保证金、劣后资金需先行承担损失。

  而横店东磁、英洛华的相关公告,也体现了这一点。两家公司均称,杭州瑜瑶实际控制人提供的劣后资金,作为支持资金计入信托财产,但不计入信托份额。当触及预警线或止损线时,不能及时足额提供支持资金,损失由信托财产承担。未在规定时间提供支持资金或支持资金不足,委托人有权指令受托人赎回部分或全部信托份额。

  磐京投资早前公开宣称的与一些金融机构进行业务合作的真实性,也存在很大疑问。

  一则招聘信息显示,2017年4月,磐京投资前往大连的某知名高校招聘。在招聘推介资料中,磐京基金自称投研团队为某区域券商。第一财经向券商核实此事,对方称该信息“纯属子虚乌有”,公司和磐京投资没有任何关系,相关表述涉及侵权,已进行投诉举报。

  类似情况并非单例。被磐京投资列为战略伙伴之一的另一家金融机构也称,对该情况毫不知情,公司和磐京投资并无任何合作。

  此外,操盘能力强、产品收益出色等形象,也是磐京投资及相关私募此次事发前的标签之一。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磐京基金及其管理的部分产品,还获得券商和基金行业的多策略绩优管理人、最佳风控混合策略奖等多个奖项。2022年10月底颁奖的某媒体一场私募操盘比赛中,杭州瑜瑶管理的产品也获得了第二名。更早前的2017年3月,深圳前海欧米茄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欧米茄”)也在一项私募比赛中获得混合策略第二名。一年后,毛崴控制的一家公司,成为欧米茄股东之一。

  更为重要的是,此次跑路事件的主角之一杭州瑜瑶,早就出现了经营异常。中基协网站信息显示,2022年8月22日,杭州瑜瑶就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而在2023年12月25日,深圳汇盛也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出现经营异常之后,杭州瑜瑶仍在发行产品。根据披露,横店东磁、英洛华认购信托产品的资金,都投向了杭州瑜瑶的瑜瑶私享5号,投资生效时间分别是2022年11月24日、2023年1月17日。此时,杭州瑜瑶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达数月之久。

  庞大私募迷宫

  “资金盘一般都是用私募做‘前台’,他(毛崴)是幕后老板。”张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这在证监会此前的通报中也得到印证。证监会曾称,“相关人员控制了杭州瑜瑶、深圳汇盛等多家机构”。

  据第一财经调查,毛崴先后直接出资、任职的公司,一共接近20家,但大多数都已注销,仍然存续的以磐京投资最为重要。从2018年开始,磐京投资陆续买入大连圣亚(600593.SH),并成为第二大股东。2020年6月,毛崴被选举为大连圣亚副董事长,后来又担任总经理。过程中,毛崴等人与大连圣亚原管理层爆发了激烈冲突。

  磐京投资名下成立了11家股权合伙企业,除两家已注销,存续的九家注册地都位于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域内,该公司大多以普通合伙人的身份出资1%。据第一财经此前报道,磐京投资已于2022年9月被协会注销。当时,该公司仍有6只产品未在系统提交清算。

  磐京投资备案的证券基金也不少。中基协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磐京投资一共备案了26只基金,其中24只为证券基金。

  毛崴直接出资的企业主体,除了磐京投资,目前存续的还有五家,包括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磐京(下称“梅山磐京”)、诸暨和柿等五家投资、股权、管理咨询类合伙企业。

  还有一些私募、投资公司,现在虽与毛崴、磐京投资脱离了联系,但在成立初期的股东中,却出现了两者的痕迹。经由这些公司,毛崴还曾成为一些私募机构的间接股东。

  沈阳浙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沈阳浙创”)就是如此。

  资料显示,沈阳浙创成立于2017年,毛崴是股东之一。次年5月,该公司投资人变更,原股东毛崴、韩淑琴退出,张海鸥、孙美玲成为新股东。毛崴担任的执行董事,也由张海鸥取代。目前,张海鸥仍持有该公司90%股权。

  一个月后,沈阳浙创入股欧米茄,持股比例10%。经过后续数次股权变动,沈阳浙创成为欧米茄二股东,持股比例也上升至40%。目前,这一持股比例未变。

  天眼查信息显示,欧米茄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原股东为蒋伟、陈靖,初始持股比例为95%、5%,并在该公司分别担任投资、IT总监职务。2018年四季度,欧米茄以1.74%的持股比例,成为大连圣亚第八大股东。

  沈阳浙创的大股东张海鸥,与毛崴有多次合作。资料显示,2018年5月,张海鸥接替毛崴,担任沈阳首元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等职,直到2020年4月。同一时间,毛崴也从投资人中退出。

  除了直接、间接持股的公司,毛崴、磐京投资的关联人员,也参与设立了大量股权、证券类私募。

  根据大连圣亚披露,2020年10月,经公司时任总经理毛崴提名,该公司聘请钱腾担任该公司副总经理。此时,毛崴等人刚刚在激烈争斗中,实际取得了大连圣亚的控制权。任职约8个月后,钱腾从大连圣亚辞职。

  早在2018年,钱腾就与磐京投资存在往来。2017年7月,磐京投资、大连圣亚等发起成立大连圣亚福旭投资合伙企业(下称“圣亚福旭”)。翌年8月,一家名为浙江平时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平时投资”)的企业,也出现在圣亚福旭的合伙人名单中,且出资额达到51.65%。

  平时投资正是钱腾名下企业。根据大连圣亚披露,平时投资由钱腾在2018年创立。2019年5月,钱腾接任了平时投资法定代表人、董事、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等职务。此前,这些职务由王燕担任。

  王燕原本是平时投资的股东。她持股85%的浙江福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福旭股权”),与平时投资在相同的时间,成为圣亚福旭合伙人,并担任执行合伙人。

  王燕的另一个身份,是磐京系公司高管。磐京投资公众号2017年的一则消息称,当年8月20日,王燕作为该公司代表,受邀参加了在沈阳举办的某国际飞行大会。王燕当时的身份,是该公司总经理。

  包括福旭股权在内,王燕名下的企业,共计达到19家,业务范围以投资、管理咨询为主,其中部分企业又对外投资股权合伙企业。她出资、任职的部分公司,股东中也留下了毛崴、磐京投资的身影。

  以浙江瑞承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承股权”)为例,王燕持股30%的同时,还担任了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而磐京投资原本也是该公司股东。2018年3月,磐京投资从该公司退股。在毛崴、韩淑琴分别各自持股50%的梅山磐京,王燕则担任监事职务。

  此外,王燕还是诸暨麦诚医药科技合伙企业(下称“麦诚医药”)出资人,出资比例14.08%。百诚医药(301096.SZ)招股书显示,2019年一季度,公司股东将持有的190万股,转让给了麦诚医药。2021年12月上市时,麦诚医药持有百诚医药3.51%的股份。

  在麦诚医药之前,毛崴出资1.52%并担任执行合伙人的诸暨和柿,已于2018年入股百诚医药。后者上市时,诸暨和柿持股比例为2.22%。截至2023年9月底,麦诚医药、诸暨和柿分别持有百诚医药2.2%、1.6%的股份。

  隐藏“员工”身后的影子公司

  除了上述存在人员、股权、业务关联的私募,通过隐身控制、借用账户等方式,毛崴身后还隐藏了大量影子公司。

  广州九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九逸资产”)就曾将账户出借给毛崴,用于交易股票,交易的对象正是大连圣亚。

  2017年四季度,一个名为“九逸赤电晓君量化3号”的私募账户,以118万股、1.28%的持股比例,成为大连圣亚第九大股东。

  九逸赤电晓君量化3号的管理人,正是九逸资产。中基协信息显示,九逸赤电晓君量化3号的备案时间,为2017年10月31日。也就是说,该基金持有的大连圣亚股份,可能全部是在当年四季度买入。此时,该基金成立仅有两个月。

  根据证监会2021年12月6日发布的通报,毛崴、姚石违规买卖大连圣亚股票时,使用的7个私募账户中,就包括九逸赤电晓君3号。该基金账户被九逸资产交给毛崴等人控制,用于进行交易股票。由于超比例买卖,且未报告未披露,毛崴遭到监管处罚。

  不过,九逸资产与毛崴的关系,并非出借账户这么简单。两者之间存在间接人员关联。

  中基协信息显示,九逸资产成立于2015年4月,注册资金2500万元,实缴资金1000万元,现任法定代表人、合规风控负责人分别为耿高、戴丽莉。

  九逸资产的股权构成,与毛崴、磐京投资没有关联。前者在中基协的备案股东,为耿高、李会斌、刘永冲、陈宇四人,持股比例分别为63.5%、25.5%、6%、5%。但第三方信息显示,刘永冲、陈宇已在2019年9月退出,现股东为耿高、唐道波、高洁琳三人,持股比例分别为60%、30%、5%。

  但是,进入九逸资产前,戴丽莉在欧米茄工作。2018年10月开始担任欧米茄是合规专员、风控经理。一年半后的2020年4月,她又担任了九逸资产合规风控负责人。

  欧米茄曾为大连圣亚第八大股东,沈阳浙创曾为欧米茄的二股东,而毛崴曾为沈阳浙创的股东、大连圣亚总经理。

  除了欧米茄,戴丽莉与磐京系还有其他交集。资料显示,戴丽莉是北京大城小镇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出资40%的股东。而该公司另外60%股权,由钱腾持有。

  从事私募合规风控的工作前,戴丽莉的职业轨迹长期停留在杭州。资料显示,1997年至2018年,她一直在杭州一家环境工程企业从事人力资源工作,时间长达21年。

  九逸资产大股东耿高,也有杭州任职经历。2015年8月至2017年4月,他先后在担任浙江锦茂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杭州聚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资经理,2017年5月担任九逸资产基金经理、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信息填报负责人等职务。

  国亚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亚金控”)与毛崴之间,也存在某些关联。

  2018年3月底,国亚金控-汇信2号(下称“汇信2号”)私募基金,以1.3%的持股比例,成为大连圣亚前十大股东。

  汇信2号等产品账户,曾被国亚金控出借给他人控制,在2018年9月~12月,买入多喜爱6.11%的股份。由于增持比例达到5%未及时停止并披露,国亚金控2018年12月5日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其中,占比2.95个百分点的股份,由汇信2号买入。

  国亚金控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该公司的两只私募,只是投资多喜爱的通道。产品实际交易团队、投资者及托管方均由某金融机构指定。

  国亚金控成立于2016年8月,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杨丹丹,唯一股东苏州极链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杨丹丹持股99%。2020年8月,因未按基金合同规定履行约定的职责和义务,导致汇信2号等基金的交易、风控权限,被赵某迟团队实际控制,用于谋划、执行相关违法、违规行为,国亚金控及其总经理高攀龙,被湖南证监局警告、罚款3万元。

  深圳汇盛、杭州瑜瑶又是另一种情况。表面上,这两家私募的股权、人员等都与磐京投资没有直接关联。如杭州瑜瑶,由杨泽斌、何国清分别持股82%、18%,杨泽斌担任该公司基金经理。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杨泽斌与毛崴存在亲戚关系,“两家公司的幕后操盘人都是毛崴”。

  针对上述公司、相关人员,与毛崴、磐京投资的真实关系,第一财经尝试联系多名相关人员,但电话均无法接通。但上述毛崴公司前员工告诉第一财经,“有很多员工都曾被毛威叫去当公司法定代表人”。

  “你在那个公司任职,基本都会当这些(法人代表等)。”上述毛崴公司前员工说,毛崴曾让他做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并承诺不久就会撤销。近期一些受害的投资者联系他,但他已离职多年,并不清楚公司业务。

  目前,该毛崴公司前员工称已选择了报案,并配合警方做了调查。他表示,自己是该案的受害者。

  欧米茄原股东蒋伟,因变更公司登记纠纷,2020年已与沈阳浙创发生龃龉,起诉并申请查封、冻结了该公司85万元的财产。同年5月26日,法院为此出具了民事调解书。两个月后,蒋伟再次向法院起诉沈阳浙创。2021年,该案再次开庭后,但目前尚未见判决。

  近日,记者就此多次拨打蒋伟电话,但始终未能接通。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独家|“30亿量化私募跑路”幕后主角被抓,编织私募网捞金,磐京资金盘隐现)

(责任编辑:5)

 
 
 
 

网友点击排行

 
  • 基金
  • 财经
  • 股票
  • 基金吧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天天基金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决策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将天天基金网设为上网首页吗?      将天天基金网添加到收藏夹吗?

关于我们|资质证明|研究中心|联系我们|安全指引|免责条款|隐私条款|风险提示函|意见建议|在线客服|诚聘英才

天天基金客服热线:95021 |客服邮箱:vip@1234567.com.cn|人工服务时间:工作日 7:30-21:30 双休日 9:00-21:30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系证监会批准的基金销售机构[000000303]。天天基金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网址:www.csrc.gov.cn/pub/shanghai
CopyRight  上海天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2011-现在  沪ICP证:沪B2-2013002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1042629号-1

A
安信证券资产安信基金
B
博时基金渤海汇金博道基金贝莱德基金管理北京京管泰富基金百嘉基金北信瑞丰宝盈基金博远基金
C
长盛基金长城基金诚通证券财通基金长安基金淳厚基金创金合信基金长城证券财通资管长信基金财达证券长江证券(上海)资管财信证券
D
东方红资产管理东莞证券东海基金德邦基金东方阿尔法基金东财基金东海证券德邦证券资管东兴证券东兴基金第一创业东吴基金达诚基金东证融汇证券资产管理大成基金东方基金东吴证券
F
方正富邦基金富国基金富达基金(中国)方正证券富荣基金富安达基金蜂巢基金
G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国投瑞银基金广发资产管理国寿安保基金国联安基金国联证券资产管理光大保德信基金国投证券国联证券国都证券国海证券国新国证基金国泰基金国新证券股份国金基金国信证券国融基金格林基金广发基金国联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国元证券
H
华润元大基金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华宸未来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华富基金宏利基金华鑫证券汇百川基金汇丰晋信基金华安基金华商基金红土创新基金华泰保兴基金弘毅远方基金华安证券华西基金泓德基金汇泉基金合煦智远基金恒越基金惠升基金汇安基金恒生前海基金华夏基金红塔红土恒泰证券华创证券汇添富基金华宝基金海富通基金
J
嘉实基金金鹰基金建信基金金元顺安基金江信基金九泰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嘉合基金金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