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涉行贿受贿案 昔日明星基金经理沦为被告

2024年04月16日 00:15
来源: 第一财经
编辑:东方财富网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摘要
【涉行贿受贿案 昔日明星基金经理沦为被告】4月15日,业内有消息称,“最近蔡嵩松已经被判刑了”。第一财经记者从天眼查查询到,确有一则蔡嵩松、曲泉儒等相关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的开庭公告。该案件已在2024年3月27日在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被告为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记者求证获悉,刑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该案已庭审结束,下一步等待判决。

  又一位“明星基金经理”翻车!

  4月15日,业内有消息称,“最近蔡嵩松已经被判刑了”。第一财经记者从天眼查查询到,确有一则蔡嵩松、曲泉儒等相关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的开庭公告。

  该案件已在2024年3月27日在浙江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被告为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记者求证获悉,刑案由检察院提起公诉,该案已庭审结束,下一步等待判决。

  公开资料显示,蔡嵩松、曲泉儒均曾在诺安基金担任基金经理,前者去年9月已离职,后者则在2022年10月离任在管产品。董博雄则被指是国信证券前分析师,但记者查阅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公示名单发现“无数据”。

  第一财经记者向相关公司了解情况,目前公司暂未回应。

  昔日“明星”沦为行贿受贿案被告

  昔日“网红”基金经理再度陷入舆论中心。4月15日,自去年9月离职引发讨论后,有关诺安基金前基金经理蔡嵩松的传言再次传来,这次指向其“行贿案”事件。第一财经记者就此消息向诺安基金求证,公司方面暂未回复。

  随后记者查阅天眼查发现,蔡嵩松、曲泉儒、董博雄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案件已于3月27日正式开庭。该案件由金华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号为(2024)浙07刑初1号。

  虽然对于内容细则暂不可知,但从案号、法院等基本信息中能窥见一些“蛛丝马迹”。上海(数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炜告诉第一财经,该案件属于刑事案件一审阶段,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一审普通刑事案件,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直接管辖的第一审案件一般为几种特殊情形。

  “该案件一审在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可以推定,该案件可能存在案情重大、情况复杂,或是影响较大、涉及金额、人数较多、危害结果范围广、刑期较长等不宜由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情形。”陈炜说。

  另一方面,有媒体发文表示,已经打通蔡嵩松的手机,并获回应“我没什么好说的,这个是网上的说法”。对此,陈炜受访称,“有可能是办理了取保候审,也有可能是目前法院已经判决,但判了缓刑,两种情况下都不影响使用电话”。

  三人是谁

  蔡嵩松作为频频出圈的“网红”基金经理,他曾因“梭哈”式重仓半导体、管理的产品净值大幅波动,而迅速跻身基金行业“顶流”之列。回顾过往,蔡嵩松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2019年2月担任基金经理,截至2023年9月离职时已四年有余。

  2020年底,蔡嵩松的在管规模达到其职业顶峰(409.92亿元),此时诺安基金的非货币资产合计为756.96亿元,占比已超过一半。不过,好景不长,随着国内外环境变化等多重因素影响,半导体行业整体遇冷调整,蔡嵩松的管理规模也随着业绩下滑逐渐缩水,但规模仍保持在280亿元到360亿元之间。

  记者注意到,从2022年开始,随着基金业绩波动的不断加大,“失联”“离职”“被带走”“出事了”……有关蔡嵩松的传言已经逐渐增多。最终,传言在2023年9月落地,29日,诺安基金官宣称,蔡嵩松因“个人原因”卸任了所有在管产品。彼时,市场传言认为他将转战私募,而如今消息再度传来却引来唏嘘一片。

  与职业生涯始终处于流量和争议之中的蔡嵩松不同,曲泉儒的履历就“平淡”得多。公开资料显示,他曾任远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研究员、长盛基金投资经理。2016年,曲泉儒加入诺安基金,任投资经理。

  据悉,曲泉儒一开始主要管理的是保险银行的一些委外的权益类专户,在做了3年的专户投资经理之后,2019年正式接手公募基金产品,并前后管理了诺安新动力、诺安平衡、诺安鼎利等6只产品。在2022年10月离职时,他的在管规模超过56亿元,此后就没有新的就职消息传出。

  案件涉及的另一名人员是董博雄。据第一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所确实有一名名为董博雄的前员工,职务为研究助理,该人已在2019年6月离职。此外,记者查阅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公示名单,结果显示“无数据”。

  职业生涯充满争议

  作为曾经的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的职业生涯充满话题和争议。其中,诺安成长是他管理的第一只产品,也是他风格的代表作。在2019年2月,该基金被其接管后风格骤变,因重仓押中半导体行业风口,年度收益率高达95.44%。

  在当时,这场“豪赌式”投资,不仅为诺安成长带来了可观的收益,也一举奠定了蔡嵩松“顶流”的名气和影响力,吸引了众多基民的追捧。

  Wind数据显示,诺安成长的规模从2019年6月底的10.70亿元暴涨至2020年6月底的161.19亿元,再涨至2020年底的327.76亿元。仅不到2年的时间,规模飙升近30倍。随后,风头无两的蔡嵩松又成功“复制”了“极致持仓、规模暴涨”的案例。

  在过去几年的基金经理生涯中,“半导体”是蔡嵩松的投资标签之一。以诺安成长为例,记者查阅了该基金自2019年四季报至2023年半年报合计15期的十大重仓股,共有18只个股。

  其中,北方华创圣邦股份韦尔股份兆易创新卓胜微等个股“期期不落”。2022年9月,在半导体行业整体遇冷调整、卓胜微股价也未见较大“起色”的时候,蔡嵩松曾逆市“举牌”再度引发市场讨论。

  从当时的购买区间来看,卓胜微的股价从约250元/股下滑至百元以下/股时,诺安成长曾五度“越跌越买”,在221.46元/股至251.51元/股的区间买入151.8万股,每股200元左右买入161.55万股,再到每股百元附近大举买入650余万股。2022年底,诺安成长为卓胜微的第二大流通股股东。

  2023年3月,卓胜微股价在127元上下盘整时,诺安成长却转变态度,从越跌越买到突然减仓。当年中报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其已减持193.62万股;而到当年年底,诺安成长再度减持662.33万股,为卓胜微第六大流通股股东。

  对于诺安基金而言,蔡嵩松为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名气和争议,也带来了诸多目光。记者注意到,诺安基金前基金经理获刑事判决并非首次。

  2022年9月,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诺安基金原执行总监兼基金经理邹翔将未公开信息泄露给弟弟邹某(化名),进而指使邹某利用二人实际控制的两个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非法获利共计约2355.04万元。

  在“老鼠仓”发生后,邹翔为谋取撤销案件或较轻处理的不正当利益,请托公安经侦人员提供帮助,共向两人行贿430万元,最终一审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445万元。这一“老鼠仓”事件也让诺安基金陷入舆论之中。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原标题:涉行贿受贿案,昔日明星基金经理沦为被告)

(责任编辑:137)

 
 
 
 

网友点击排行

 
  • 基金
  • 财经
  • 股票
  • 基金吧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天天基金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决策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将天天基金网设为上网首页吗?      将天天基金网添加到收藏夹吗?

关于我们|资质证明|研究中心|联系我们|安全指引|免责条款|隐私条款|风险提示函|意见建议|在线客服|诚聘英才

天天基金客服热线:95021 |客服邮箱:vip@1234567.com.cn|人工服务时间:工作日 7:30-21:30 双休日 9:00-21:30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系证监会批准的基金销售机构[000000303]。天天基金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网址:www.csrc.gov.cn/pub/shanghai
CopyRight  上海天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2011-现在  沪ICP证:沪B2-2013002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1042629号-1

A
安信证券资产安信基金
B
博时基金渤海汇金博道基金贝莱德基金管理北京京管泰富基金百嘉基金北信瑞丰宝盈基金博远基金
C
长盛基金长城基金诚通证券财通基金长安基金淳厚基金创金合信基金长城证券财通资管长信基金财达证券长江证券(上海)资管财信证券
D
东方红资产管理东莞证券东海基金德邦基金东方阿尔法基金东财基金东海证券德邦证券资管东兴证券东兴基金第一创业东吴基金达诚基金东证融汇证券资产管理大成基金东方基金东吴证券
F
方正富邦基金富国基金富达基金(中国)方正证券富荣基金富安达基金蜂巢基金
G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国投瑞银基金广发资产管理国寿安保基金国联安基金国联证券资产管理光大保德信基金国投证券国联证券国都证券国海证券国新国证基金国泰基金国新证券股份国金基金国信证券国融基金格林基金广发基金国联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国元证券
H
华润元大基金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华宸未来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华富基金宏利基金华鑫证券汇百川基金汇丰晋信基金华安基金华商基金红土创新基金华泰保兴基金弘毅远方基金华安证券华西基金泓德基金汇泉基金合煦智远基金恒越基金惠升基金汇安基金恒生前海基金华夏基金红塔红土恒泰证券华创证券汇添富基金华宝基金海富通基金
J
嘉实基金金鹰基金建信基金金元顺安基金江信基金九泰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嘉合基金金信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