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国投瑞银綦缚鹏:现在是配置权益资产很好的时间点!

2024年06月24日 17:46
来源: 证券时报
编辑:东方财富网

手机上阅读文章

  • 提示:
  • 微信扫一扫
  • 分享到您的
  • 朋友圈

  观点提要:

  我们的理念是绝对收益优先,同时兼顾相对,因为:一、客户买我们的产品是要赚钱的,不是要跑相对,如果一味跑相对,持有人没赚到钱,就违背了我们为持有人理财的初衷;二、光赚绝对收益也不够,如果你连指数都跑不赢,主动管理的意义何在。

  我会逆势做择时,在市场太贵的时候不买或少买,在市场跌得比较惨很便宜时会加仓,简单概括就是越便宜仓位越高,越贵仓位越低。

  逆向投资是左侧买左侧卖,容易买早了,要等很久才上涨,也容易卖早了,错过后面一波较大的行情。在这方面,我走过很多弯路,现在买卖时会考虑市场风格,风格还没到少买点,风格还没走,就少卖点。

  我们选股票很左侧,买的时候则尽量往右靠,我们建立了一个观察池来存储有机会但还没有触发短期因素的股票,当我觉得接近右侧时才会出手调整它的权重。研究一定要向左,在左侧选出来,长期关注,才能比较从容地在右侧买到。

  投资是一个逆人性的过程,需要时间和极大的耐心,持有人如果频繁进出,很难获得较好的回报。所以,作为基金经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工作要花在跟投资不那么相关的工作上,目的是尽可能让基金的净值曲线更平稳,让持有人体验更好,能拿住我们的产品。

  从较长的时间看,现在肯定是配置权益资产很好的时间点,我们认为市场上涨的一项驱动力是“资产荒”。

正文

  綦缚鹏的这一理念来自一次“痛的领悟”。2018年年中公司为他发行了一只产品,在经历了一段震荡行情之后,终于在10个月后获得了19%的收益,而此时基民的选择是赎回止盈,导致产品清盘,错过了之后的一轮牛市。这让他认识到持有人与管理人之间建立信任非常重要,这以后,他相当关注持有人的体验。

  綦缚鹏拥有超过21年从业经历和14年基金管理经验。2003年,他获得东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同年加盟华林证券做研究。2009年,他加入国投瑞银基金,次年开始管理基金,在市场的浮浮沉沉中,綦缚鹏逐渐形成了“绝对收益优先,兼顾相对收益,主动管理回撤”的投资理念和体系,并获得了较好的反馈,以他管理时间最长的国投瑞银瑞利混合基金为例,从2016年7月26日—2024年6月21日,在其管理期间,该基金获得了127.47%的回报,年化回报为10.95%。

  綦缚鹏如何在获取绝对回报的同时兼顾相对收益?如何平衡高回报与控制回撤?如何看待当前的市场?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日前采访了綦缚鹏,就相关问题进行了坦诚的交流。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观行业配置选手,投资框架来自宏观策略研究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早期曾在券商研究所做研究,请讲讲你当时的研究方向。

  綦缚鹏:我进券商研究所不久,领导就让我转型看宏观策略,后来又让我负责宏观策略小组,主要研究在大的宏观背景下产业的变迁。这训练了我中观配置行业的能力,我觉得行业配置能力是公募基金经理最重要的能力,这一段研究经历对我的投资框架和体系产生了重要影响。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当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人或事?

  綦缚鹏:在这期间,我同事做了一个行业比较分析的课题,研究美日等发达国家产业结构的演进过程,每隔十年,行业演变就有较大变化,而且这种变化有很清晰的脉络。推导到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中,产业发展经历了从轻到重的过程,老百姓刚开始有点钱,首先是买衣服,再有钱会买家电、房子、车,等到这些基本需求都满足了,才会考虑将余钱用于投资理财。研究清楚大的逻辑,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去观察行业的投资机会。另外,行业的阶段不同,投资的主导逻辑也不一样,在行业成长期,要投资各个子行业的龙头,行业成熟后,要买有阿尔法的公司。

  对同事的研究结果我们都非常佩服,这对我后来的投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2008年你从卖方转到买方,为什么?

  綦缚鹏:从2006年—2007年,A股市场经历了一轮史无前例的大牛市,从2005年的最低点到2007年最高点,上证指数上涨了超过六倍。到2007年四季度,我觉得市场已到疯狂的顶点,可能很快会均值回归,于是决定转到相对稳定的买方。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2007年下半年的确很疯狂,请讲讲当时印象深刻的事件。

  綦缚鹏:当时,有一只石油股上市,市盈率超过60倍,我觉得很贵,有记者打电话问我,我实话实说比较看空,结果记者写进文章里,引来很多反对的声音,那时候,市场正处在沸腾的时代,大家都听不得看空的声音。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在股市,大家比较容易被情绪裹挟。

  綦缚鹏: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多年,股市只有30多年历史,最近十年大多数老百姓才真正有财可理,他们大多没有经过理财培训,在评估公司方面的能力也比较欠缺。即使在买方、卖方等专业机构,能够真正从产业角度给公司准确定价,也是很稀缺的能力。加上股市本身也充满了喧嚣,投资者被情绪牵引、追涨杀跌也就成了常态。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2009年你来到国投瑞银,2010年正式出任基金经理,从研究到投资,是否有一个转型的过程?

  綦缚鹏:新基金经理初上任时,往往会觉得做投资比较容易,但真做起来,才知道是困难重重。

  我刚开始做投资是标准的公募打法,主要跑相对排名。跑相对排名一定要关注趋势,一定程度上是违背投资原则的,贵的不敢卖,怕错过风口,便宜的不敢多买,买多了如果很久不涨,就可能相对跑输。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当时是否压力较大?

  綦缚鹏:其实我对于管钱一直有一些顾虑,因为投资是有久期的,真正的价值投资一定要做时间的朋友,而当时公募基金的考核周期较短,时间上是错配的。我是一个偏左侧的选手,可能很早就能发现公司的价值,如果在左侧买进去,组合长期不涨,压力会很大。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请讲一个相关案例。

  綦缚鹏:2012年下半年,我看好经济转型带来的投资机会,配置了20%左右的创业板和中小板股票,但进去太早,这些股票的流动性又比较差,导致我当年业绩不佳,让我面临职业危机。这让我意识到过去左侧的投资策略可能并不适合所有情况,买入股票时还是应该结合催化剂,尽量减少等待的时间。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2013年就是创业板的大牛市。

  綦缚鹏:当时,公募基金经理是按年度考核业绩,年度业绩排在后面,有下课的风险,等不到下一年。后来,我管过一段时间保本产品,做绝对收益,但管别人的钱是没有绝对的绝对收益,客户通常是既要相对收益、又要绝对收益。

绝对收益优先,适度兼顾相对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的投资体系什么时候比较成熟?

  綦缚鹏:2016年我开始管理国投瑞银瑞利混合基金,2017年我们开始重新定义公募的打法,概括起来主要是三点:绝对收益优先,适度兼顾相对,主动管理回撤。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为什么要绝对收益优先,兼顾相对?

  綦缚鹏:一、客户买我们的产品是要赚钱的,不是要跑相对,如果一味跑相对,持有人没赚到钱,就违背了我们为持有人理财的初衷;二、光赚绝对收益也不够,如果你连指数都跑不赢,主动管理的意义何在。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用什么方法来实现绝对收益?

  綦缚鹏:这其实是选择投资标的的逻辑,我们会从绝对收益的角度、是否值钱的角度来选择投资标的,跑相对则会更关注趋势,我们会在研究公司内在价值的基础上,再考虑趋势。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为什么要兼顾相对?

  綦缚鹏:当市场出现较大泡沫时,按绝对收益的标准可能选不出股票,如果不做又会被趋势跑得太远,相对收入太差也不行。最典型的是2015年二季度,从绝对收益的角度难以选出股票,而且在那一时期做传统的绝对收益投资也是吃力不讨好。这之后我经过反思,会拿一部分仓位配置在趋势上,尽量在某一个阶段不要输得很惨。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如何控制回撤?

  綦缚鹏:我会通过基金组合的调整,来平滑基金净值的波动。首先是做大的择时,自上而下考虑市场环境,决定组合的权益仓位,并在市场高位时压缩组合弹性,在市场低位时增加组合弹性。在权益仓位基本确定后,我们会做行业配置,最后才选择个股权重。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具体怎么配置行业?

  綦缚鹏:我们会从宏观的角度,结合景气度、估值和确定性三个维度做出判断,其中两个符合就是好的买点,三个都满足则是可遇不可得,比如2021年的煤炭就是三个条件都符合。

  总体上,我在行业配置上是相对集中、适度分散的打法,从历史配置来看,整个权益仓位的50%一般会给到4—5个行业,单一行业的上限一般不超过20%,剩余的50%仓位会分散到其它10—12个行业。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个股选择会考虑哪些因素?

  綦缚鹏:个股选择上,我们首先会考虑它的行业地位,是不是一家值得长期关注的好公司;其次,会考虑个股的安全边际,主要看估值,以及未来三到五年的潜在回报率,如果目前是明显的低估状态且潜在回报率较高,我们会积极关注。

  我们会选出一批股票构建一个股票池,然后不断做性价比的比较,选出性价比好的公司。同时研究每家公司的估值上限和下限,在箱体做配置,在接近箱体上限偏贵的时候卖出,在接近箱体下限便宜的时候买进。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有没有比较偏好的行业?

  綦缚鹏:我对行业和公司没有偏爱,理论上是纯性价比的打法,谁的性价比高,我就会关注它。不过,由于我们对确定性的要求比较高,导致我们对行业的选择偏传统,从中选取体现出竞争优势的公司,这样可以有效降低陷入价值和成长陷阱的概率。

  我会经常听取卖方研究员对市场上各个行业的判断,了解行业基本面和个股的基本情况,从中挑选出备选投资标的放入核心备选池,再进行跟踪。

选股票尽量向左,买股票尽量靠右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请讲讲你具体如何择时?

  綦缚鹏:我会逆势做择时,在市场太贵的时候不买或少买,在市场跌得比较惨很便宜时会加仓,简单概括就是越便宜仓位越高,越贵仓位越低。

  与交易型选手不同,我不会频繁择时:第一,频繁择时犯错概率较高;第二,从策略容量角度看,频繁择时的风格,在规模做大时会出现掣肘,所以,我的择时是偏重长期的选择。在过去几年中,我们有两次显著的仓位调整:一次是在2021年第四季度大幅度将股票仓位调到40%,是我们有史以来最低的权益仓位;二是在2023年四季度大幅加仓,2024年春节后又出现一个低点,我们也进行了加仓。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个股方面,你也是逆向投资?

  綦缚鹏:在我的体系中,个股未来的潜在回报率决定仓位和权重,具体体现也是逆向操作,比如我认为一家公司值200亿,现在是100亿,我肯定会买得比较多,它的市值越接近200亿,我持仓肯定越少,超过200亿就会考虑清仓。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逆向投资难在哪里?

  綦缚鹏:逆向投资是左侧买左侧卖,容易买早了,要等很久才上涨,也容易卖早了,错过后面一波较大的行情。

  在这方面,我走过很多弯路,现在买卖时会考虑市场风格,风格还没到少买点,风格还没走,就少卖点。比如红利现在比较贵,但在风口上,我会容忍它估值高一些,不会很快就卖完。

  总体上,在做备选池的时候我是一个偏左侧的选手,我们选股票很左侧,买的时候则尽量往右靠,我们建立了一个观察池来存储有机会但还没有触发短期因素的股票,当我觉得接近右侧时才会出手调整它的权重。研究一定要向左,在左侧选出来,长期关注,才能比较从容地在右侧买到。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过去几年,你成功投资了煤炭行业,请讲讲中间的过程。

  綦缚鹏:2019年我们就开始看好煤炭,当时市场对煤炭的偏见很大,很少人看煤炭。

  我们当时看好煤炭的逻辑跟现在一样,就是煤炭的需求还没有见顶,供给却先见顶了。因为ESG、双碳等环保要求提高,让大家觉得煤炭很快会被淘汰,企业不做资本开支,产量先见顶,但需求还没见顶,而且新能源也不可能全部替代传统能源。我们判断这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错配,在未来某个时点上一定会带来价格弹性,而且煤炭股的估值又杀得很低,有足够的安全边际。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从公开资料看,你在2019、2020年煤炭股买的不多。

  綦缚鹏:当时市场的主战场还在医药消费上,煤炭股虽然好,但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被市场发现,风格还没到,我们也不敢重仓,只买了一点点。但我们会一直盯着,到2021年四五月份,我觉得煤炭价格有启动迹象,就把仓位加到20%的上限。如果我2019、2020年买很多煤炭股,可能没等到2021年,就会因为业绩太差面临被下课的风险。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投资煤炭股的逻辑并不复杂,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没看到?

  綦缚鹏:当时市场关注的焦点都在核心资产,很少人看煤炭,都觉得传统能源要被新能源替代了,市场上也找不到几个煤炭研究员,你说看好也没人理你。2020年,卖方的煤炭研究员可都愿意来我这儿坐坐,因为我还愿意跟他们聊。这就是市场共识的力量,大家为什么愿意去人多的地方,因为在人多的地方会更有安全感。

  事实上,我们从2019年就开始系统性看好周期性行业,逻辑跟煤炭一样,就是ESG、双碳等环保要求提高,把供给卡死了,需求却还在增长。2021年,我一度把周期股配到四五十个点,主要是煤、电解铝、化工等。

  很多人觉得我只会看周期,其实2017、2018年之前我的组合没有周期股,全是医药消费。现在我开始慢慢考虑降周期,逐渐增加医药。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是否会考虑卖出煤炭股?

  綦缚鹏:现在煤炭股涨了,性价比变得没那么好,但还是有人买,为什么?2019年买的是价值,现在买的是趋势,这是由不同的交易策略决定的。现在煤炭股虽然没那么便宜了,但横向比较还可以,风格也还没走,我可能会减持一些,也会留一些。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从公开资料看,你在新能源上的投资也比较成功。

  綦缚鹏:2019年下半年,我在关注煤炭的同时,也开始关注新能源板块,当时因为海外新能源车企的标杆效应,新能源车行业渗透率开始提升,我们加大了研究并开始配置新能源板块。虽然新能源车远没有煤炭的确定性那么强,性价比也不如煤炭,但那几年新能源板块在风口,给我们创造了较好的回报。

投资是逆人性的过程,需要时间和极大的耐心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是均衡配置,为什么不考虑押单一赛道?

  綦缚鹏:如果做单一赛道,基金就变成“ETF”,变成为工具,这等于是把行业配置推给了持有人,考验的是持有人对这个行业的认知。如果我满仓煤炭股,考验的是持有人对煤炭的认知,如果持有人对煤炭的认知不足,扛不住中间的波动早早卖出,煤炭股涨多少跟他都没关系。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的确,均衡配置与赛道投资适合不同的投资者。

  綦缚鹏:买赛道要求持有人有行业配置能力,有工具的选择能力;买均衡型基金经理的产品,不需要考虑行业配置,考验的是选人的能力,选基金经理的能力。

  理论上,基金经理也有可能在赛道与赛道之间完美切换,但成功的概率极小,我自认没有那个能力。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管理产品的净值曲线很漂亮,为什么这么注意画线?

  綦缚鹏:公募基金好的地方是可以很容易申赎,反过来也是很大的问题,投资是一个逆人性的过程,需要时间和极大的耐心,持有人如果频繁进出,很难获得较好的回报。所以,作为基金经理,我们大量的时间和工作要花在跟投资不那么相关的工作上,目的是尽可能让基金的净值曲线更平稳,让持有人体验更好,能拿住我们的产品。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从过往的经验看,很多基金的长期回报很不错,持有人的体验却很差,因为大部分投资者是在高点进来的。

  綦缚鹏:我们为什么既要强调绝对,又要兼顾相对,就是为了控制回撤,平滑波动,努力让每个阶段进来的持有人都不会太吃亏。如果基金净值五年翻一倍,但中间有很高的高点,然后回撤50%,持有人的体验肯定会很差。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投资是时间的玫瑰,能拿住产品的确重要。

  綦缚鹏:我2018年5月发行了一只新产品,开始用新的投资策略,刚好遇到市场大幅回调,2018年下半年沪深300指数最大回撤近20%,而我的这只产品最大回撤5%左右,并且很快修复了回撤。2019年一季度这只产品净值回报约17%,净值创出新高。可惜的是,基金持有人在回本且盈利的前提下,反而选择了赎回,这只产品因为份额太少而进入清算流程,持有人也错过了之后的牛市行情。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让我意识到持有人与管理人之间的互相信任是多么重要。

  这些年我之所以坚持绝对收益优先、适度兼顾相对并主动控制回撤,目的就是为了提高持有人的持基体验,让持有人对我管理的基金有相对明确的预期,争取让投资者无论在牛市还是熊市,都不需要太操心。

  作为基金经理,我非常希望能与持有人一起成长,与持有人共赢。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的持有人中,机构占比很大,为什么?

  綦缚鹏:可能我的投资体系机构能够看明白,觉得可以接受,另外历史业绩整体较稳健,风格能够持续。

投资某种程度上是体力活,勤奋很有用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都说万物皆周期,但要抵抗周期挺困难。

  綦缚鹏:因为市场周期、行业周期往往会比较长,像海运,在底部横盘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大家一度怀疑它的周期已消失。周期中间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比如煤炭,2019年四季度,煤价已经出现要上涨的迹象,2020年春节新冠疫情暴发,需求突然消失,但煤厂还在生产,等2020年下半年把库存去掉,2021年煤炭股才开始涨,如果没有疫情,2020年煤炭的周期可能就起来了。

  周期是确定的,但周期的过程和时间不确定,所以更需要耐心和等待。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做投资,是否会经常犯错?

  綦缚鹏:我们做投资的目的是追求绝对收益,而不是追求极致的完美。

  做投资天天都可能犯错,关键是要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我们不可能精准地在底部买进顶部卖出,只能在自己认知的范围内,把能做对的地方能拿到的收益尽量拿到,同时尽可能控制亏损,最后拿到还不错的总体回报。要尽可能剔除运气的成分,要清楚地知道,你赚的是什么钱,亏的是什么钱,哪些钱是你赚不到的,该赚的没赚到是你的问题,需要好好反醒。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对自己有什么要求?

  綦缚鹏:我对自己要求不那么高,从不要求做到前几,因为做到前几意味着要有比较极致的配置,拉长时间大概率会出错。我不追求极致,只追求自己能拿到的收益,长期累积下来,能获得稳定的阿尔法就可以。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2017年以来,你每年排名都在前二分之一,还有提升的空间吗?

  綦缚鹏:我会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投资体系,希望未来保持在靠前的位置,当然,这很不容易。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近年来,你管理基金的规模增长了很多,业绩却稳居前三分之一,如何能够在基金规模大幅增长的同时保持优良的业绩?

  綦缚鹏:我是均衡型基金经理,要全面覆盖申万二十四个一级行业,每个月至少需要刷新一次行业基本面,几乎每天要刷新一到两个行业,非常忙碌。

  前几年我管理的规模比较小,覆盖的公司相对少一些,这两年规模增大了许多,公司覆盖数量比原来多很多。另外,研究公司要更深入,以前可以靠交易容错,看错了,剁掉就可以,现在看错了可能卖不出去,就必须增加研究的深度,在研究阶段,把各种可能性都想清楚。

  过去我会在交易上放一部分精力,行业看得比公司多,现在行业公司都要细看,交易会变得少一点,公司调研变得更多了。

  总体上,这两年我比过去更加勤奋,投资某种程度上是体力活,勤奋还是很有用的。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有什么业余爱好?

  綦缚鹏:我比较喜欢读各种杂书,哲学、历史、本草纲木、菜谱都可以读。不过,近年来比较喜欢读历史方面的书藉,了解曾经发生过的大事,以及大家怎么看各种历史事件。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彼得·林奇曾说,做投资学历史和哲学比数学有用,是否如此?

  綦缚鹏:哲学和历史对投资的确很有用,很多投资大师到最后都变成了哲学家。

  我们投资的企业是一个微观经济体,它的行为跟经济行为有关,经济行为则受制于政治行为,而且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不是线性的,没有哪种状态会一直持续,到了极致一定会反过来。与我们的投资密切相关的国际政治、国际经济,包括大国之间的博弈,背后都是历史,从历史上反推,很多事件都必然会发生。

  所以,哲学思维和历史的眼光,对我们正确认知世界非常重要。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请对持有人说一句话。

  綦缚鹏:做投资要尊重常识,相信常识,相信周期。

市场上涨的驱动力是“资产荒”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怎么看未来的市场?

  綦缚鹏:从较长的时间看,现在肯定是配置权益资产很好的时间点,我们认为市场上涨的一项驱动力是“资产荒”。当前,很多投资者存在资产配置压力,目前能够供国内投资者选择的大类资产无非是股票、债券、房地产,另类资产不太可能成为主流配置。拉长周期看,权益资产经过三年调整,已处在性价比很好的阶段,很多行业龙头都很便宜。只不过需要一个契机,提升大家的乐观预期。事实上,在国家资金出手,新“国九条”出台之后,投资者信心已开始恢复,后续随着赚钱效应的积累,相信资金会加速流入市场。

  赚大钱都是磨出来的,只有磨的时间够久,你才不会赚一点就跑。“磨”不是放着不管,而是你要在上面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加强你的认知,经过长期的磨底后,你思考得比较认真,能够比较清晰地认清它的价值,才能对抗人性,才能坚持,不会轻易被洗出去。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你在医药行业的配置较重,请谈谈你对医药行业的看法。

  綦缚鹏:医药行业有很多子行业,无论何种偏好的基金经理都很容易找到自己喜欢的医药股,比如偏科技成长的创新药、偏消费品的中药、偏零售的药店等。总体来讲,医药行业受两大长期因素影响:一是中国老龄化带来的需求增长,二是集采政策带来的影响。我们会重点关注受益于老龄化且不受集采政策影响的OTC端和自费端的股票,如中药、药店等。由于医药行业过去三年持续下跌,我在过去两年没有配置医药股,近期,市场上出现了一些非常便宜的医药股,同时在需求层面老龄化的逻辑依旧成立,因此逐渐增加了对医药股的配置。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原标题:国投瑞银綦缚鹏:现在是配置权益资产很好的时间点!)

(责任编辑:91)

 
 
 
 

网友点击排行

 
  • 基金
  • 财经
  • 股票
  • 基金吧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天天基金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决策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

将天天基金网设为上网首页吗?      将天天基金网添加到收藏夹吗?

关于我们|资质证明|研究中心|联系我们|安全指引|免责条款|隐私条款|风险提示函|意见建议|在线客服|诚聘英才

天天基金客服热线:95021 |客服邮箱:vip@1234567.com.cn|人工服务时间:工作日 7:30-21:30 双休日 9:00-21:30
郑重声明:天天基金系证监会批准的基金销售机构[000000303]。天天基金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
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网址:www.csrc.gov.cn/pub/shanghai
CopyRight  上海天天基金销售有限公司  2011-现在  沪ICP证:沪B2-2013002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1042629号-1

A
安信基金安信证券资产
B
北信瑞丰博远基金北京京管泰富基金渤海汇金宝盈基金博道基金百嘉基金博时基金贝莱德基金管理
C
长信基金诚通证券长城基金长安基金财达证券长江证券(上海)资管财通资管淳厚基金创金合信基金财信证券长城证券长盛基金财通基金
D
大成基金东证融汇证券资产管理达诚基金东吴基金第一创业东兴基金东兴证券德邦证券资管东海证券东财基金东方阿尔法基金德邦基金东海基金东吴证券东方红资产管理东莞证券东方基金
F
蜂巢基金富达基金(中国)富国基金方正证券富荣基金方正富邦基金富安达基金
G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国元证券广发资产管理国寿安保基金国联安基金国联证券资产管理光大保德信基金国投证券国联证券国都证券国海证券国新国证基金国泰基金国新证券股份国金基金国信证券国融基金格林基金广发基金国联基金工银瑞信基金国投瑞银基金
H
华润元大基金华泰证券(上海)资产管理华宸未来基金华泰柏瑞基金华富基金宏利基金华鑫证券汇百川基金汇丰晋信基金华安基金华商基金红土创新基金华泰保兴基金弘毅远方基金华安证券华西基金泓德基金汇泉基金合煦智远基金恒越基金惠升基金汇安基金恒生前海基金华夏基金红塔红土恒泰证券华创证券汇添富基金华宝基金海富通基金
J
嘉实基金建信基金金元顺安基金交银施罗德基金九泰基金景顺长城基金嘉合基金金信基金金鹰基金江信基金